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保護報告
  • 2011-2015年度商標民事糾紛案件審判白皮書
  • 發布處室: 發布日期:2017-03-02 作者:匿名 閱讀次數:

  內容摘要:近年來,寧波兩級法院受理了大量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積累了一定的實踐經驗,也發現了一些問題。本白皮書采取問題對策型的寫作思路,擬通過實證數據的支撐,直觀地呈現近五年來寧波地區商標民事糾紛案件審理的基本情況和主要特點,梳理其所反映的主要問題并分析其原因,進一步從司法、行政和當事人層面提供相應的對策和建議。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自古以來,寧波商人就重視品牌的打造和經營,并以其一脈相承的創新精神和堅韌不拔、恪守誠信的品格孕育了繁榮的商幫文化。隨著生產力的迅速發展和生產社會化程度的提高,人類社會在經歷了傳統的農業經濟、工業經濟等經濟形態之后,逐步邁入知識經濟社會的門檻,以知識信息等智力成果為基礎,以無形財產投入為主要形式的經濟形態,成為促進生產力發展的關鍵因素。然而,生產8億件襯衫才能換回美國一家波音飛機的窘境,以及經濟學家們關于“中國在國際貿易鏈條里處于中低端位置,分得的僅僅是一些面包屑”的論斷告訴我們,“中國制造”所面臨的尷尬早已不是偶然。如何扭轉“世界工廠”的地位,用智慧實現向“中國創造”的轉化,需要我們更加注重自有品牌的孕育、維護和經營,優化產業結構,實現轉型升級。本白皮書即以問題為導向,旨在通過梳理近五年來寧波地區兩級法院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的情況,總結主要特點,分析存在的問題和原因,針對性地提出對策和建議,從而促進企業向知識密集型方向轉化,不斷獲取競爭優勢、拓展市場發展空間,為寧波市經濟社會的發展貢獻力量。
  一、寧波商標民事糾紛案件審理的基本情況
  近五年來,寧波兩級法院共受理各類商標民事糾紛案件1605件,審結1549件(詳見表一)。受理的全部商標民事糾紛中,一審案件1530件,二審案件75件(詳見表二),二審案件數量逐年增長,一審案件則呈穩中有升態勢。
       表一:2011-2015年寧波法院商標民事案件收、結案情況匯總表


       表二:2011—2015年寧波法院受理的商標民事案件情況


        從案由分布來看,全部案件以商標侵權案件為主。其中商標侵權糾紛案件1481件,占全部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的91.3%,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65件,占4.4%,商標權權屬糾紛案件17件,占1.0%,商標合同糾紛案件42件,占2.6%(詳見表三)。從數量上看,商標侵權糾紛占商標民事糾紛的大部分。另外,由于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法律關系存在交叉重合之處,部分當事人難以明確區分兩者的界限,往往以商標侵權和反不正當競爭并訴。
  表三:2011—2015年寧波法院受理的商標民事案件案由分布

 

  從結案方式來看,五年來,寧波兩級法院共審結商標民事糾紛1549件,其中判決結案的有417件(一審386件,二審31件),調解結案的有411件(一審401件,二審10件),撤訴結案的有703件(一審660件,二審43件),以裁定移送或其他方式結案的有18件(一審17件,二審1件)。一審案件的調撤率為72.5%,二審案件的調撤率為62.4%。(詳見表四)
  表四:2011—2015年寧波法院審結的商標民事案件結案方式分布


  二、寧波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的主要特點
  一、案件增長速度較快,調解難度加大。近年來,寧波地區的商標民事糾紛案件數量增長較快,且表現形態較為穩定,主要爭議焦點集中于商標侵權行為構成與否的判斷和具體賠償數額的確定。同時,商標固有的區別商品和服務來源的功能使其不僅關乎前期的智力投入能否獲得預期回報、中期原被告經營策略的博弈,還涉及到未來市場占有率的變化和公眾的評價,因而相較于以調解的方式解決爭端,更多當事人在綜合考慮訴訟成本、商業利益并預估結果的基礎上,希望通過判決明確權利歸屬或是否侵權的邊界,使得案件的調解難度進一步加大。
  二、涉外及涉港、澳、臺案件紛紛涌現。2011-2015年,寧波法院審結的涉外及涉港澳臺商標民事一、二審案件共211件,占結案數的13.5%,其中涉外案件191件,涉港、澳、臺案件20件。涉外案件中,一審判決45件,調解96件,撤訴47件;二審判決3件。涉港、澳、臺案件中,一審判決8件、調解3件、撤訴4件,二審判決5件。(詳見表五)并涉及諸多知名度較高的注冊商標,如卡地亞、路易威登馬利等,其中以判決方式結案的,原告勝訴率較高。
  表五:五年間我院審結的涉外及涉港、澳、臺案件統計


        三、對馳名商標的認定持謹慎態度。五年來審結的案件中,經司法程序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的案件僅1件(“卡地亞”商標)。在審理過程中,法院嚴格貫徹“因需認定、被動認定、個案認定”的原則,重點審查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必要性,凡能通過普通商標侵權糾紛、不正當競爭糾紛或其他途徑予以救濟的,一般不進行司法認定。例如,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商品屬于相同或者類似商品,則不需要通過馳名商標認定提供跨類保護。
  四、抗辯理由呈多樣化態勢。被告除了否認商標相同、相近似以及商品同類、類似等應由原告承擔舉證責任的事實之外,還提出合理使用抗辯、權利沖突抗辯、先用權抗辯等理由否認其侵權。至于合法來源抗辯,則往往作為銷售商主張免除賠償責任的依據。另外,被告行為已經權利人許可、原告注冊商標未投入商業使用等亦成為相應的抗辯理由。以寧波中院為例,五年來以判決方式審結的商標侵權民事糾紛中,被告否認商標相同、相近似以及商品同類、類似的有25件,提出權利沖突抗辯的有12件,被告行為經權利人許可的抗辯11件,先用權抗辯8件,合法來源抗辯8件,正當使用抗辯6件,對公證內容、程序、管轄有異議的案件3件。
  五、賠償方式以法定賠償居多。在以判決方式結案的商標民事糾紛中,大部分原告無法提供有效證據證明被告因侵權所獲利益或權利人因被告侵權所受損失,且無法舉證證明以商標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作為賠償金額的合理理由,有的原告僅提交其他地區法院在同類案件中的判決,甚至不提交任何證據作為其索賠依據。因此,人民法院通常適用法定賠償規則確定最終的賠償數額。
  六、賠償額度穩中有升。五年來,寧波兩級法院以判決方式結案的商標民事糾紛平均標的額為54512元,以調解方式結案的平均標的額為62510元,尤其是涉外及知名度較高的注冊商標糾紛,以調解方式結案的標的額更高,此外,新《商標法》的實施亦進一步提高了個案的賠償金額,充分彰顯了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的主導作用。另外,個案的賠償額度與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呈正比,商標的使用和宣傳情況,知名度及美譽度,自身的商業價值和被仿冒的記錄均可作為相應的考量因素。
  三、寧波商標民事糾紛案件反映的主要問題及原因分析
  (一)當事人層面
  1、侵權行為“屢觸紅線”。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和競爭的日趨激烈,商標以其固有的識別產品來源、保障產品品質、促進宣傳銷售功能,成為一種重要的無形資產。為使自己的商品在同類市場中脫穎而出,注冊或使用一枚抓人眼球的商標,無疑是條捷徑,特別是馳名商標以其特有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在消費者中積攢了極高的人氣與口碑,成為眾多生產經營者爭相模仿、攀附的對象。而商標侵權行為具有的成本低、隱蔽性強、收益高等特點,亦使不少當事人偷搭知名商標便車,以借船出海的方式打開市場,或通過以時間換市場等方式追求短期效益。與此同時,隨著“互聯網+”模式以燎原之勢開啟,網絡經濟的空前繁榮也引發了一系列風險,以網絡平臺為依托實施的商標侵權行為大幅增加。
  2、法律及誠信意識需要增強。近年來,創業門檻的降低、創業熱情的高漲以及創業大軍的集聚,見證了不少創意企業的興起。部分企業缺少品牌觀念,或本著“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未對在先使用的商標及時提出注冊申請,導致自有商標頻遭他人搶注;或未在申請商標注冊前進行必要的檢索、排查工作,導致其商標與他人的在先權利存在巧合性沖突;或受逐利本能驅動,不惜攀附知名商標以假亂真;或以反向假冒等形式擾亂市場,誤導消費者;或存在僥幸心理,重復、故意侵權凸顯其主觀惡意;更有專業機構搶注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標、跑馬圈地、待價而沽,法律及誠信意識亟待加強。
  3、訴訟能力有待平衡。部分企業并不重視商標的申請、注冊、管理和維護,既沒有建立專門的知識產權維權及應訴機構,也沒有配備專業的工作人員并建立體系化的制度,不僅對庭審程序以及舉證責任的分配等感到陌生,在訴訟中更是常常陷入誤區。部分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不全,存在效力瑕疵或者形式上的缺陷,如未經公證的打印件、無法與原件核對的復印件等,或是提供與案件無關的證據;部分被告缺乏應訴準備和應訴技巧,如有的銷售商在日常經營活動中不注意保存進貨憑證,導致合法來源等抗辯理由無法適用;有的被告雖可以提供進貨渠道,卻不了解相關法律規定,需要法官行使相應的釋明權;甚至有的被告不分青紅皂白將所有抗辯理由逐一提出,以此拖延訴訟周期、增加權利人維權成本。與之相反,一些知名度較高的涉外企業通常委托專業的知識產權代理機構為其提供各項服務,在明確權屬依據、固定侵權事實、提出賠償請求等方面均能做到一針見血、準確高效,并善于通過行政、司法等多種途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4、商業化維權屢見不鮮。近年來,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權利人維權意識的覺醒以及專業維權機構的批量出現,使得商標民事糾紛案件中商業化維權的現象屢見不鮮。此類案件將法律行為的實施與商業性策略的經營掛鉤,同一當事人常常多次成為原告或被告,存在“系列案”現象。權利人維權往往通過授權他人批量訴訟,以獲取中、小型商場、超市、個體工商戶等終端銷售商的經濟賠償為目的,缺乏徹底消滅制假售假源頭的主觀動力,因而被告往往比較抵觸。
  (二)司法實踐層面
  1、近似商標和類似商品(服務)的認定存在一定主觀性。作為判斷侵權的重要步驟,商標近似的認定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并需考量商標的知名度和顯著性。相關公眾以及一般注意力標準如何界定,知名度和顯著性如何衡量均屬主觀因素,容易引發當事人爭議。與此同時,類似商品(服務)的界定也需考量相關公眾的一般觀念及消費習慣,要求審判人員秉持公平、公正的視角作出判斷。
  2、司法處理與在先行政處罰結論有所不同。部分原告在向法院起訴前,先行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原工商部門)舉報。由于行政處罰與民事訴訟的目的、手段和證明標準存在差異,實踐中存在兩者對同一侵權行為作出不同的事實認定,適用不同法律并作出不同結論的情形,由此產生了一系列問題。例如,行政機關的處罰決定書是否屬于法院認定侵權的唯一證據,該證據是否具有優勢證明力,原告基于在先行政處罰結論提出的訴訟請求與法院民事訴訟查明的事實相左時法官是否應該行使以及如何行使釋明權等,由此給執法尺度與裁量標準的統一帶來困惑。
  3、部分熱點問題尚有爭議。如貼牌加工問題,五年來,寧波地區共審理了35件貼牌加工案件,其中判決26件,調解9件。關于涉外貼牌加工是否構成侵權,目前的法律法規還沒有統一的規定:有觀點持肯定說,認為商標在中國一經注冊,即在核定使用范圍內受到保護,無論是中國還是外國當事人均不得侵害,定作人在境外享有的商標權無法免除在我國境內的商標侵權責任。持否定說的認為涉案產品不在中國境內銷售,產品上所貼附的商標在中國境內不具有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不構成商標性使用,故認為原告不侵權。折中說則主張根據不同情況區別對待。認為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商標的,不考慮混淆是否存在,直接認定侵權成立;若被控侵權商品與國內注冊商標核準使用商品不相同,或者被控侵權產品上使用的商標與國內注冊商標不相同的情況下,則不構成商標侵權。再如,商標與企業名稱中字號的保護存在沖突。主要表現為:將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登記為字號或作為字號的一部分使用、將他人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字號注冊為商標加以使用等形式。原因在于,商標由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集中注冊,在全國范圍內享有專有權,字號由各地方登記機關分級核準,通常只在依法登記的行政區域和特定行業內享有權利,不同登記機關之間缺乏信息溝通,客觀上致使部分企業利用登記制度漏洞,搭乘知名商標或者字號便車的意圖成為可能。且商標與字號在區別商事主體、產品和服務,以及引導消費者方面的功能相似,亦導致兩者的法律保護產生沖突。
  4、法定賠償適用泛化。由于知識產權的無形性及其侵權行為的隱蔽性,導致權利人舉證證明侵權人的獲利或其自身損失的難度較大,加之知識產權的價值評估機制也不健全,權利人難以舉證證明自有權利的市場價值,故而絕大部分商標侵權民事糾紛適用的是法定賠償,具體的損害賠償計算方法比較單一,說理論證不夠充分,對個案的特殊情形的考慮有時欠全面,需要進一步的完善。
  四、對策與建議
  (一)司法層面
  1.加大司法保護力度,完善損害賠償制度。結合對商標價值的評估、對侵權行為及權利人過錯程度的分析完善法定賠償制度,合理增加酌定賠償,并適當引入舉證妨礙制度。同時,探索懲罰性賠償的標準和制度,堅決遏制惡意侵權行為,力求損害賠償數額與知識產權的市場價值相契合,既要實現對權利人合法權益的充分保障,又要避免對侵權人苛加過重的義務,同時還應兼顧司法與行政機關執法尺度和裁量標準的統一,增強判決的公信力。
  2.適當應對商業化維權。通過加強政策引導、統一裁判尺度進行合理疏導,從源頭上促進問題的解決,對于有充足證據(達到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證明已盡到法定或合理產品審查義務的終端銷售者,可向原告釋明,并逐步引導權利人在起訴時就直接起訴生產商和上游流通者,追本溯源,打擊上游流通者和生產者,同時亦保障權利人和終端銷售者的合法權益。
  3.合理認定行政處罰結論。在商標民事糾紛案件中,行政機關作出的認定結論比一般的證據具有更強的證明力,屬于優勢證據,但其并非認定侵權構成的唯一依據,法院仍應按照法律規定獨立判斷,而不能單獨以行政機關的認定作為判決依據。
  4.實現訴調無縫銜接。將寧波地區兩級法院的商標民事糾紛納入“知識產權綜合運用和保護第三方”平臺,統一委托調解、統一歸口管理。對內通過立案窗口開展第一道宣傳,對外與中國互聯網協會等單位聯手,積極借助媒體和互聯網的力量,全面宣傳訴調對接機制的優勢,轉變當事人的理念,鼓勵其積極運用該項機制解決糾紛。
  5.及時發送司法建議。充分發揮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的主導作用,認真分析現狀、總結問題和規律,進而提煉對策,并及時向行業協會、市場經營管理者等相關單位發送司法建議,積極延伸審判職能。既要形成事先防范機制,又要落實事中監管措施,更要拓寬事后救濟途徑,構建全方位的立體保護機制。
  6.加強司法保護宣傳。不斷拓展司法宣傳渠道,著力提升公眾的法律意識和誠信意識,并選取品牌知名度高、影響較大的典型案例公開開庭,以案說法,通過“陽光司法”增強知識產權審判的公開性和公信力。同時,通過傳統媒體、微信推送平臺等途徑加大宣傳力度,做到以公開促公正,使宣傳窗口真正成為向社會公眾展示司法公正形象的載體,并促進當事人準確、及時、高效地維權與應訴。
  (二)行政層面  
  1.積極挖掘案件線索。通過媒體平臺公布典型案例,結合行政約談深化法治宣傳,并利用好“3·15”“4·26”等契機,普及商標法律知識,同時,設立有獎舉報制度等深化激勵,提升權利人的維權水平和公眾的法律意識,以便及時發現、查處并制止違法行為。
  2.建立多部門、多渠道溝通聯動機制。加強海關、質監等行政機關與法院等司法機關的聯系,根據職能分工,建立符合現代執法與司法要求、跨部門、跨平臺的協同工作機制。堅持以問題為導向,以定期舉行座談會、研討會等形式深化溝通合作,以信息交流等形式實現資源共享,以部門聯席會議等機制凝聚共識,統一行動,提高服務人民群眾的水平和效率。
  3.采取必要保全措施,及時固定侵權證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在接到舉報線索后,不僅要及時制止商標侵權行為,還要及時保全和固定侵權證據,做好移送司法機關的準備,不能簡單以罰了事。對于重復和惡意侵權的情形,還應考慮加重處罰。
  (三)當事人層面
  1.加強品牌保護意識。及時進行商標注冊和續展,并及時開展域外注冊,對于馳名商標來說,還可以進行防御性注冊,構建立體化的保護體系。同時,企業還應結合市場經營規律和自身發展需要,制定科學合理的品牌發展策略,加強品牌經營管理,營造獨特的品牌文化。
  2.調整參加訴訟策略。通過加強業務培訓、完善內部管理、深化法治宣傳等途徑,提升員工法律意識,避免應訴時過于被動。同時,當事人還應增強舉證意識、提高舉證能力,在必要時可申請法院調查取證。如原告可通過申請保全措施及時制止侵權行為,有效擊破侵權人“以時間換市場”的意圖。被告亦可在充分了解相關法律法規的基礎上,以合理使用、在先權利保護、合法來源等抗辯事由積極應訴。
  3.避免訴訟常見誤區。一是要準確選擇維權渠道。如權利人認為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情況下,權利人不應當向法院起訴,而應向有關行政主管機關申請解決。二是要全面收集證據材料。如原告要求適用法定賠償并不能當然免除其舉證責任,應當盡力提供有關索賠數額的依據,以便法院在酌情確定賠償數額時予以考量。被告提出其商標使用行為系合理使用,應當結合使用意圖、使用方式、使用效果、商標的顯著性、知名度和歷史淵源等因素舉證。三是要適當行使抗辯理由。如對于以權利沖突為由的抗辯,要區分在先權利是已經核準注冊的商標、尚在注冊程序的商標、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標還是企業名稱權、著作權、外觀設計專利權等不同情形,分別作出適當的抗辯。
  4.整合行業協會力量。行業協會信息全面、及時、權威準確。會員可以通過該平臺,了解到那些尚處于異議期的商標申請情況,從而有效地將部分商標侵權行為抑制在萌芽狀態,并可通過專門網站以更加方便、快捷的方式查詢相關信息,還可通過統一渠道進行維權、應訴,降低訴訟成本,保障合法權益。

 
 

版權所有    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第三方平臺        浙ICP備05086119號-4

舉報電話:0574-87811025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訪客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幸运飞艇杀一码公式免费计划 百赢棋牌炸金花作弊器 重新时时彩后一技巧 体育比赛即时比分 助赢计划公式怎样更准确 两人打麻将作弊口诀 合肥皇家国际ktv怎么样 老重庆时时彩 新时时五星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