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保護報告
  • 2010-2014年度專利民事糾紛案件審判白皮書
  • 發布處室: 發布日期:2017-03-01 作者:匿名 閱讀次數:

  內容摘要:寧波市專利授權量和寧波中院專利案件收案數量均位居全國前列,多年來寧波中院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專利民事案件審判經驗。本報告通過對2010年以來寧波中院審理的專利民事糾紛案件進行梳理,發現專利民事糾紛的特點、總結專利民事糾紛案件反映出的規律性問題,在此基礎上分析這些問題和不足產生的原因,并從司法、行政和當事人層面提出了相應的對策和建議。
   
  寧波作為浙江省第二大城市和計劃單列市,擁有扎實的經濟和產業基礎,近年來全面實施“六個加快”戰略,不斷推進“智慧城市”和國家創新型試點城市建設,被確定為國家知識產權示范城市。2012年專利授權量位居全國副省級城市首位。黨的十八大提出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對人民法院進一步發揮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的主導作用提出了更高要求。多年來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專利民事案件數量一直處于全國前列,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專利案件審判工作經驗。專利民事案件審理的司法實踐也凸顯出了寧波專利結構不盡合理和產業亟待轉型升級等一系列問題。本報告擬通過總結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多年以來審理的專利民事糾紛案件總體規律,將審判實踐與提升寧波企業專利保護能力、提升整體競爭優勢相結合,在調研數據統計和實證分析的基礎上提出若干對策和建議。
  一、寧波專利民事糾紛案件審理的基本情況
  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寧波中院)于2003年6月1日取得一審專利民事糾紛案件管轄權。近五年來[1]寧波中院共受理各類專利民事糾紛案件1344件,審結1368件,收案數量位居全國法院前列。[2]
  寧波中院受理的專利民事糾紛案件類型主要包括專利侵權糾紛,專利權權屬糾紛和專利合同糾紛三大類,其中專利侵權糾紛從數量上看占專利民事糾紛的大部分,根據專利類型的不同專利侵權糾紛又可分為侵害外觀設計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和發明專利糾紛三類。
    表一:寧波中院2010-2014年專利民事糾紛案件收案情況匯總表

 

 

 
  二、寧波專利糾紛案件的主要特點
  (一)年收案數量及案由分布相對穩定。五年來,寧波中院專利民事糾紛案件收案數量總數和占全部知識產權收案數比例基本保持穩定,平均年收案數量為269件,占當年寧波中院知識產權案件收案總數平均比例為42.2%。
  表二:各年份專利民事糾紛收結案數量變化圖
  

          


  從案件類型及案由分布來看,專利權屬糾紛和專利合同糾紛相對最少,平均僅占比3.3%。專利侵權民事糾紛占比最大,其中,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平均占比59.4%,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平均占比24.3%,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平均占比13%。
  表三、不同類型專利民事侵權糾紛收案數量變化圖
  

      


  (二)調解撤訴率較高。從結案方式來看,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五年共判決159件、調解222件、撤訴415件,調撤率為80%;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判決41件、調解71件、撤訴227件,調撤率為87.9%;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判決31件、調解56件、撤訴86件,調撤率為82%;其他糾紛(包括權屬糾紛和合同糾紛等)判決23件、調解5件、撤訴29件,調撤率為50.9%。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中侵害實用新型專利調撤率略高于其他案由案件,專利權權屬和專利合同糾紛調撤率相對較低,但總體上來看,專利民事糾紛案件平均調撤率達到了80%以上。
  表四:三大類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結案方式比較圖
  


  (三)集中維權、商業維權現象突出。從當事人角度來看,專利民事侵權糾紛存在同一當事人反復多次成為原告或被告的情形,即所謂的“系列案”情形較多。例如,2011年以費某為原告的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多達52件,以廣東某動漫公司為原告的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多達32件。由于原告方通常持有多項專利權且原被告之間往往存在同一領域或行業內的競爭關系,與原告重復率高相對應的,同一當事人多次成為被告的情形也屢見不鮮,例如寧波某水暖器材廠曾20次成為各類專利糾紛案件的被告。
  (四)涉外、涉港澳臺案件比例較高。經統計,寧波中院五年專利民事糾紛案件中具有涉外因素的案件共計138件,其中境外當事人做原告的案件為135件,占五年寧波中院專利案件總數的9.9%,高于全國專利案件涉外企業做原告案件的平均占比[3],境外當事人做被告的案件僅為3件。寧波市作為外貿出口大市,涉及打火機、摩托車配件、家電、五金工具、電器等涉外專利糾紛也呈逐漸上升趨勢。值得一提的是,前文所述的專利案件當事人重復率高的特點在涉外專利案件中尤為突出,SEB、戴森、紐珀等境外公司屢次成為案件原告。
  (五)申請證據保全比例較高。審判實踐中,專利侵權民事糾紛的侵權證據的取得和固定主要有兩個途徑,即申請公證機關公證和申請法院證據保全。依照相關法律的規定,專利案件的當事人多數選擇申請法院進行證據保全。寧波中院每年審理的200多件專利侵權糾紛中,50%以上的案件原告申請法院證據保全。以2014年為例,涉專利訴前證據保全和訴中證據保全共計135件,占專利侵權民事案件總數219件的61.6%。
  (六)專利被宣告無效比例較高。依據專利法的規定,專利侵權訴訟中,被告可以原告專利為無效專利為由申請法院中止審理,并依法請求專利復審委員會宣告該專利無效。經過多年的專利訴訟,該種抗辯已成為專利侵權民事訴訟中的常見抗辯理由,雖然在全部案件中占比不高,但近幾年則顯現出逐漸增多的趨勢。在提起無效請求的案件中,不同案由專利侵權糾紛案件所涉專利最終被專利復審委宣告無效的比例有所差異,經統計,寧波中院五年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的涉案專利平均被宣告無效比例達到了48.1%。總體上高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專利40%的無效比例。
  (七)判決案件中勝訴敗訴比例懸殊。根據統計,寧波中院五年來以判決結案的231件專利民事侵權糾紛案件(外觀設計159件、實用新型41件、發明31件)中,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的為20件,其中外觀設計13件、實用新型3件、發明4件。即以判決結案的專利民事侵權糾紛案件中,原告的勝訴敗訴比例大致為10:1。不同案由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勝訴敗訴比例略有區別,外觀設計和實用新型平均判決駁回率為8%左右,發明略高,為12.9%。應該說,寧波地區專利民事侵權糾紛案件被告敗訴的比例較大。
  (八)賠償方式單一。從原告選擇的判賠方式角度來看,選擇法定賠償方式的最多,個別由于涉及二次侵權原告選擇適用協議賠償。沒有原告選擇專利法規定的其他賠償方式,即根據原告損失或被告獲利和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賠償,賠償方式比較單一。
  (九)判賠額與專利技術含量成正比。從結案標的角度來看,寧波中院五年來審理的三大類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的結案標的總體上呈現出階梯狀的分布規律。即同一類案件判決標的額總體上高于調解標的額,而不同類案件中,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件結案標的額低于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案件結案標的額,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件的結案標的額則最高。
  表六:三大類專利侵權民事糾紛案件平均結案標的額統計(單位:元)
  


  三、寧波專利民事糾紛案件反映出的主要問題
  (一)從當事人角度分析,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問題:
  1.專利侵權呈多發態勢。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一是專利保護和運用的能力不足、自主研發能力弱,很多企業沒有意識到專利知識產權是一種重要的資源,忽視專利的管理和保護,也沒有專門的知識產權管理機構和制度,出現侵權糾紛亦不知如何處理;二是追求短期利益、奉行拿來主義,主觀上認為抄襲他人專利無所謂或者明知侵權卻出于僥幸心理為追求短期利益故意侵權;三是重復侵權、惡意侵權屢見不鮮,部分企業在侵權判賠或當事人雙方達成調解協議后再次侵權,權利人無奈之下將其再次訴至法院。
  2.權利人濫用訴訟權利不利于產業發展。當事人重復率較高和專利含金量較低等現象的另一個不容忽視的誘因即為審判實踐中不斷凸顯的權利人濫用訴訟權利現象,主要表現為商業維權和惡意訴訟。主要體現在權利人一是以不正當的方式申請大量泡沫專利,跑馬圈地,妨礙他人合法申請專利;二是虛假宣傳謀取市場份額、惡意提起專利侵權訴訟,利用法律漏洞打壓競爭對手企圖壟斷市場。以寧波中院近年來審理的以某公司為原告的專利侵權糾紛案件為例,該公司在全國各地針對不同使用者和同一生產商發動專利侵權訴訟幾十起,其目的顯然不僅僅是令被告生產商停止侵權,更多的則是為了向產品客戶施加壓力,擠占被告生產商的市場空間。該種行為是否違反民事訴訟法關于一事不再理的訴訟規則尚且不論,其利用法律漏洞達成自身商業目的的主觀意圖本身即存在不正當性。另一方面,這種惡意訴訟必然催生代理其進行全國各地維權的“專利蟑螂”[4]的產生,即進而形成產業化、層層轉包的的商業化維權模式,為案件審理帶來困難、浪費寶貴司法資源的同時也擾亂市場正常經濟秩序,實質上阻礙了經濟社會的創新發展。
  3.員工離職易引發專利權屬糾紛。從專利案件數據統計來看,專利權屬糾紛案件所占比例并不高,但其特點較為突出,多為由員工離職引發的關于專利申請權和專利權歸屬的爭議。典型的情形是,本來屬于職務發明創造,發明人離職后以非職務發明創造申請了專利,這種現象在科技人員流動中尤為普遍。由于此類案件的爭議焦點主要是關于職務發明創造和非職務發明創造的認定,原告單位應當提供證據證明涉案專利為職務發明創造。但由于原告單位保密義務規定不明確、研發環節缺乏流程管理和分工職責的不明晰等問題,原告方常常面臨難以舉證證明涉案專利屬于“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或者“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導致案件審理的困難。
  4.當事人訴訟能力普遍較弱。專利侵權糾紛調撤率和被告敗訴比例較高一方面由于多數被控侵權產品確系落入原告專利保護范圍,另一方面也體現出了被告的抗辯能力普遍不強。大多數當事人自身對專利法律法規和訴訟流程并不了解,個別權利人甚至由于專利未繳納年費而致使專利失效;部分律師對于專利案件業務也不精通,很多出庭律師并未接觸過專利案件,對專利比對流程和專利侵權抗辯事由甚至出現理解上的錯誤;一些專利代理機構的權利要求的撰寫出現錯誤、多余或者說明書公開了權利要求中未記載的技術特征。在專利訴訟方面,很多當事人也存在認為侵權證據取證太難、訴訟周期太長、賠償額低得不償失、自己也有專利證書就不構成侵權和對于濫用專利權行為無計可施等認識上的誤區。
  5.企業管理欠缺規范性。專利案件也反映出大多數企業經營管理規范性不高。主要體現在一是員工入職和離職制度不規范,導致專利權屬糾紛;二是企業財務制度不健全,無法查明企業侵權數額;三是沒有專門的知識產權管理部門和人員,發生糾紛疲于應對。
  (二)從涉案專利角度分析,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問題:
  1.專利數量與質量不匹配。2013年,寧波市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均居副省級城市第一位[5],寧波中院專利民事糾紛的收案數量在全國亦名列前茅,但專利數量不斷提高的背后卻反映出專利質量水平與數量并不匹配的問題。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統計,自1985年我國專利申請制度建立以來的20年中,私營企業申請的專利中,外觀設計專利占54%,實用新型專利占33%,發明專利只占13%。[6]寧波市地處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發明專利占比僅為全國平均水平,技術含量和申請門檻較低的外觀設計專利侵權糾紛在全部專利侵權糾紛中的占比較高。以2012年為例,寧波市發明專利的申請數7387件,在15個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11位,遠不及深圳的31087件;發明專利的授權數量僅為2065件,在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8位,遠低于深圳的13139件;從整體比例上來看,2012年寧波市發明專利占授權總量不足3.5%,其余均為技術含量有限的外觀設計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7]在訴訟中被告向專利復審委提出專利無效抗辯,原告專利被無效的比例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專利穩定性不高。可以說,專利的結構和占比從整體上反映出寧波市專利的質量與數量并不匹配,專利含金量有待提高,專利更多來自于對現有技術的改進和優化,而非實質上的自主創新。
  2.專利所屬行業相對傳統。寧波地區專利侵權糾紛中,侵害外觀設計和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案件占比最大,合計高達近90%。從專利所屬行業劃分來看,案件涉及的外觀設計專利雖分屬于玩具、文具、家電、五金等不同細分領域,但總體上以傳統制造業為主。發明專利占比較少,個別案件涉及電子、現代交通等高新技術領域,但多數案件所涉專利仍歸屬于制造業領域,鮮有涉及新材料、新能源與節能、生物醫藥、環境保護和航空航天等高新技術領域的專利涉訴,且涉訴專利少有在國際上處于領先地位的技術。涉訴專利的行業分布規律與寧波市總體專利行業分布規律相符,從寧波市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的分布來看,寧波市授權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主要集中在通用設備制造、塑料/紙/木材及木制品業、紡織服裝/鞋帽制造業、家具制造業、照明器具制造業、金屬制品業等傳統優勢產業。[8]
  3.個別領域專利密度過高。專利侵權民事糾紛原告重復率較高的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專利權人維權意識和維權能力的逐步提高,但過高的原告重復率同樣值得警惕。審判實踐中不乏同一個專利權人在某一特定技術領域提交多項專利申請,得到授權后即開展大規模維權,尤其是針對同一被告的同一被控侵權產品發動反復多次的侵權訴訟的現象。在一個并不寬泛的技術領域申請如此多的專利權,甚至個別專利權人將某一機械拆分成若干零部件分別申請批準門檻較低的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專利,這種過度的專利保護行為實際上為“專利泡沫”提供了滋生的溫床,致使專利數量猛增而質量卻不高。其后果是一些有基礎性作用帶有公知成分的技術被專利化,后人在開發新技術和新產品時遇到巨大阻礙,如同在“專利叢林”[9]中披荊斬棘,不利于新技術的發展和創新。
  四、原因分析
  (一)專利意識淡薄。企業的專利意識缺失主要體現在一是尊重他人專利權意識淡薄,主要體現在拿來主義泛濫和專利侵權頻發等;二是不善于利用專利法律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主要體現在對專利訴訟維權存在各種誤區;三是自身專利管理制度和研發技術人員管理方面存在各種漏洞。專利意識的形成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和方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浙江省作為全國輕工產品的集散地,低、散、小的民營企業占有浙江企業的相當比重,浙江也曾一度成為侵犯知識產權商品的衍生地和藏身地。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加之寧波市特有的內外出口交流的重要港口地位和以制造業為主的工業產業模式,自然面臨了越來越多的知識產權糾紛,對企業的專利意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二)專利案件本身專業性較強。當事人訴訟能力弱、部分律師和專利代理人專業水平有限也與專利案件本身的特點有關。知識產權糾紛由于涉及對各種智慧成果的研究和判斷,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新穎性和復雜性,而專利糾紛的保護客體更是涉及計算機、機械、醫藥和化工等各個領域的技術性問題。另一方面,專利民事糾紛案件的審理程序和法律依據也有別于一般的民商事糾紛,尤其是專利的保護范圍、侵權比對、抗辯事由和賠償方式等環節都涉及到對技術本身的了解和對專業的法律術語、法律思維的掌握,對律師和專利代理人的業務素質要求較高。
  (三)專利的申請和維權欠缺誠信。專利法實施多年以來,我國的專利數量飛速發展,專利權人的專利保護意識不斷提高,專利代理機構的專利申請策略也不斷更新,濫用專利權重復訴訟和惡意訴訟的不良現象也應運而生。其實質是出于不誠信的商業動機,利用法律漏洞和對濫用專利權限制制度的不完善謀取不正當利益,是一種專利領域的不誠信行為。這種專利不誠信不僅不利于經濟產業的健康發展,在一定程度上也有損于整個社會的誠實信用體系的形成。
  (四)寧波市產業分布相對集中。專利的分布和內容與地區的工業發展水平和工業分布情況密切相關。寧波的特色工業主要有兩大塊:一是臨港大工業;二是服裝、機電、家電等產業[10]。寧波市的主導支撐產業中,石油化學產業最具競爭力,其次為紡織服裝、能源電力、造紙印刷、鋼鐵冶金和機械制造,運輸設備也和電子信息業競爭力相對較弱[11]。雖然寧波市主導工業產業的總體影響力的盈利能力較強,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勢頭明顯,但支撐產業多為傳統工業。與寧波產業的特點相關聯,寧波市專利的內容和產業分布也較集中,涉訴的專利侵權糾紛也多集中于傳統產業。
  (五)寧波企業自主創新意識和能力有待提高。從全國橫向比較的角度來看,一方面寧波市專利的發明比例偏低,另一方面寧波市高新技術企業的數量和競爭優勢相對經濟較發達的部分計劃單列市偏弱[12]。長期以來浙江民營企業大部分是以消耗資源、粗放經營、簡單加工為特征的傳統發展模式,許多民營企業的產品處于模仿和仿造階段,企業管理尚不成熟,技術創新更加舉步維艱[13]。根據抽樣調查,80%的民營企業沒有新產品開發能力,產品更新周期兩年以上的占55%左右[14]。從寧波中院專利案件所涉專利內容和行業分布來看,寧波企業這種情況比較突出。企業缺乏自主創新能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由于大多數企業精力多用于解決生存問題,無效顧及創新;一方面一部分逐步樹立自主創新意識的企業缺乏人才、技術、資金等必要的創新條件,沒有能力進行創新;還有一部分企業畏懼市場風險、追求“快錢”,不愿意在技術創新上投入精力和金錢,害怕一旦投入了大量人力、財力和時間后被他人模仿,前功盡棄得不償失。
  五、對策與建議
  (一)司法層面
  1.準確適用司法政策合理確定專利保護范圍。依據最高人民法院明確提出“加強保護、分門別類、寬嚴適度”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基本政策,對于創新程度高、研發投入大、對經濟增長具有突破和帶動作用的首創發明,應給予相對較高的保護強度和較寬的等同保護范圍,對于創新程度相對較低的改進發明,應適當限制其等同保護范圍。
  2.積極合理采取知識產權保全措施。針對專利侵權糾紛當事人取證難的困境,人民法院應積極擴展訴前證據保全和行為保全制度,充分認識到行為保全制度已經成為當前“加強保護”司法政策的重要內容,認識到具備多元功能的行為保全制度是審判創新的重要領域。同時,積極合理采取知識產權保全措施,既要發揮司法救濟的及時性,又要防止訴訟權利的濫用。
  3.加大對重復侵權和惡意侵權的懲處力度。針對專利權人明知不應當獲得專利保護的發明創造,故意采取規避法律或者不不正當手段獲得專利并意圖獲得不正當利益或者制止他人正當實施的行為,法院在依法保護專利權和保障當事人訴權的同時,注意防止專利權人明顯違背法律目的行使權利,不正當地損害競爭對手,妨礙公平競爭和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對訴權行使不當的,通過風險提示等方式進行指導。不斷完善確認不侵權訴訟和濫訴反賠制度,對濫用訴訟權利惡意提起訴訟的,依照相關法律的規定,責令其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通過司法實踐不斷擠壓專利泡沫和垃圾專利生存空間。
  4.充分發揮調解功能促進做好訴訟調解工作。立足專利案件特點,從有利于科技成果的轉化實施和知識產權的充分運用,有利于市場利益的合理協調和企業長遠發展,有利于當事人訴訟利益的最大化等“三個有利于”出發,將調解貫穿于案件審理的全過程,多做辨法析理、法律釋明等工作,努力促成當事人和解或達成許可協議,實行雙贏或多贏的和諧局面。要注重調解機制的創新,既要保護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也依法盡量為侵權人留下發展的空間,鼓勵他們自主創新,使知識產權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益。
  5.不斷加強訴訟指導、合理行使法官釋明權。針對當事人訴訟能力較弱及專利案件專業技術性較強、程序復雜等特點,法官在審理案件時可在法律規定允許的范圍內對當事人進行適度的訴訟指導,合理行使法官釋明權,依法審查和支持當事人的先用權、現有技術、正當使用等抗辯事由,進一步提高專利案件的審判效率,有效防止權利人濫用侵權警告和濫用訴權。
  6.完善專利案件事實查明機制。針對專利案件技術專業性強的特點,在加強法官業務培訓、提升法官素質的同時,法院可探索借助以下方法查明技術事實:一是充分利用“大陪審”制度,選擇具有相關技術領域背景的人民陪審員作為合議庭成員參加案件審理,保證案件技術事實的查明;二是針對所涉的專業技術問題,可依法允許當事人申請的專家輔助人出庭就技術問題進行陳述解釋;三是探索采用技術咨詢的方式查明事實,可根據寧波中院《知識產權審判技術專家工作辦法》的相關規定,有效利用外腦咨詢技術問題,幫助查明案件事實。
  7.加大宣傳力度,提升當事人專利保護意識。人民法院可通過召開全國性會議、發布《知識產權十大案例》和《知識產權審判白皮書》、開展知識產權宣傳周、公開開庭、微博直播庭審、企業座談和培訓授課等形式不斷加強社會公眾對專利法律法規的了解和運用,有效促進當事人專利保護意識和專利管理能力的全面提升。
  (二)行政層面
  1.從嚴掌握專利資助條件,不斷提升專利質量。專利申請數量是衡量地方創新能力的一項重要指標,寧波市也出臺了相關政策鼓勵企業申請專利[15]。政府資助無疑能幫助企業保護創新成果,但在專利資助的實際運作中,難免演化成對專利數量的追求。建議地方政府在執行產業政策過程中,應避免盲目追求數量,鼓勵企業踏踏實實進行技術的研發和創新,在追求專利數量的同時,注重專利質量的提升。
  2.提高專利審查門檻,擠壓垃圾專利空間。針對發明專利應進行特別的形式審查和實質審查,對實用新型和外觀專利也應適當提高審查的門檻。建議專利審查部門合理配置專利審查資源,加強專利審查人員審查業務培訓,充分利用專利評價報告制度,有效發揮專利審查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正面引導作用。
  3.加強專利代理機構管理,充分發揮中介機構作用。建議相關行政部門加強對專利代理中介組織的行政監管,關注專利代理機構為單純創收和增加代理數量而誘導和幫助非正常申請專利、通過各種不正當手段招攬業務和專利代理人專利撰寫能力參差不齊等不良現象。建立健全專利代理機構的監管機制,充分發揮專利代理機構行業自律,加強自身建設,提升行業服務專業水平,不斷促進專利代理機構的健康發展和專利撰寫質量的不斷提高。
  (三)當事人層面
  1.尊重他人知識產權。企業在維護自身合法專利權主張他律的同時也應做到自律,即做到不侵犯他人的合法專利權。從企業走出去的角度來說,尊重他人知識產權也是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前提,是與國外企業公平競爭的基礎。企業可以通過宣傳、培訓和簽訂合同等多種形式培育企業職工尤其是科技人員的專利保護意識,逐步形成企業內部良好的遵守專利法律法規、尊重他人合法專利權的良好氛圍。
  2.提高專利的創造、運用、管理和保護水平。在技術創新的各個階段都需要進行專利知識產權的保護,在研究階段,應明確研究人員的專利申請權歸屬及科員成果保密規則;在技術應用階段,應關注生產操作流程中的保密措施;在技術市場化階段,應在簽訂轉讓和許可協議時明確許可范圍和違約責任等內容。
  3.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培育高素質專利人才。企業提升專利保護實力和能力的根本是提升自主創新能力,而自主創新的基礎在于專業性科學技術人才的培養和引進,企業專利保護歸根結底需要專業人才來實現。企業應在日常經營重視人才的引進和培養,為人才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加大人才培養和科研的投入力度,采用多種形式提高知識產權技術人才和管理人才的業務和綜合素質。
  4.避免專利訴訟中常見誤區。關于侵權證據取證難,當事人可以通過公證保全、申請法院證據保全和申請法院調查取證等方式獲取證據;關于訴訟周期由于案件中止而延長,實際上多數案件經過合議庭合議后認為可以初步判斷專利穩定性的則無須中止審理;關于賠償額,當事人應當結合案件具體情況選擇正確的損害賠償計算方式;關于自己也有專利證書,當事人應當明確專利侵權比對是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原告專利權權利要求記載的技術特征相比對,當事人還可以通過專利無效程序對專利有效性予以否認;關于濫用專利權行為,當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請求確認其行為不侵犯專利權的訴訟[16]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5.充分運用專利抗辯事由積極應訴。寧波中院對所有專利侵權糾紛案件抗辯理由進行整理后發現,專利民事侵權糾紛被告勝訴的案例中,被告主要采用了不侵權抗辯、先用權抗辯、現有技術和現有設計抗辯及專利無效抗辯幾種抗辯事由。除此之外,被告還可以采用合法來源抗辯和濫用專利權抗辯等多種抗辯事由對原告訴請予以反駁。在面對專利侵權糾紛訴訟時,被告應當做到對自身專利和專利法律法規充分了解,在此基礎上靈活運用各種專利抗辯事由積極應訴。
  

 

[1]指2010年至2014年,統計區間為2009年11月23日至2014年11月22日。
[2]知識產權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咨詢培訓中心i智庫:《中國專利侵權訴訟狀況研究報告》,知識產權出版社2014年6月。該份報告中指出:據統計,1985年專利法實施以來,寧波中院專利民事侵權訴訟一審受理案件數量排名全國第二,僅次于廣州中院。
[3]同注釋2,全國涉外企業專利侵權訴訟做原告的平均占比為6.2%。
[4]專利蟑螂(PantentTroll)又譯為專利流氓、專利海盜和專利投機者,最早用來形容積極發動專利侵權訴訟的公司,目前多指以取得并握有某些專利為手段、以提出專利侵權訴訟為威脅方式,逼迫廠商支付權利金以獲利的公司。
[5]詳見寧波市建設創新型城市領導小組辦公室:《寧波市創新型城市建設白皮書——2013年度評價報告》,2014年11月發文,第19頁“2013年,寧波市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分別達到833334件、58406件,均居副省級城市第一位……發明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為9811件和2246件,分居副省級城市第十位和第八位。”
[6]邊靜如:《民營科技企業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性探析》,載《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1年第11卷第3期。
[7]寧波市建設創新型城市領導小組辦公室:《寧波市推薦自主創新建設創新型城市工作簡報(2013年第一期)》,2013年6月13日發文。
[8]詳見“寧波市科技網”www.nbsti.gov.cn。
[9]“專利叢林法則”最早由美國專利法專家卡爾·夏皮羅(KarlShapiro)提出。其內涵是指由于知識產權被疊加起來而形成一種濃密的網絡,企業為了新技術進行商業化必須突破這個知識產權網絡的重圍。
[10]鄧小河、農貴新:《發展大產業:寧波產業立市的戰略選擇》,載《寧波通訊》,2003年第5期。
[11]浙江省經濟貿易委員會:《寧波:8大主導工業產業》,瀏覽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網站,網址www.mofcom.gov.cn/aarticle/difang/zhejaing/200608/20060802813915.html.
[12]寧波市建設創新型城市領導小組辦公室:《寧波市推薦自主創新建設創新型城市工作簡報(2013年第一期)》,2013年6月13日發文。文章中指出“據統計,截至2012年底,寧波市擁有高新技術企業931家,在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6,低于深圳的2868家和杭州的1739家;2011年,寧波市規模以上高新技術產業產值為3077億元,在副省級城市中排名第10,低于深圳11876億元和杭州的3212億”。
[13]童兆洪:《民營企業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浙江大學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第21頁。
[14]參見:《浙江企業:如何面對國際化?》,http://www.zjss.com.cn/news/news_detail.asp?id=441&tn=xxpt
[15]詳見寧波市科學技術局、寧波市財政局:甬科知【2014】15號《寧波市專利資助及產業化管理辦法》,2014年3月27日發文。
[16]詳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權利人向他人發出侵犯專利權的警告,被警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經書面催告權利人行使訴權,字權利人收到該書面催告之日起一個月內或者自書面催告發出之日起二個月內,權利人不撤回警告也不提起訴訟,被警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請求確認其行為不侵犯專利權的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版權所有    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第三方平臺        浙ICP備05086119號-4

舉報電話:0574-87811025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訪客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麻将来了二人麻将 练号升级赚钱 上海快3彩票控 股票涨跌是怎么定的 ag下大注改牌路结果一样吗 腾讯欢乐捕鱼人官网 五粮液股票行情分析 黄金时时彩计划软件lm0 河北快三走势图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